落L

必看

谢谢关注

这里二十/空白

爱呈寸、德哈德、薛瑶薛、聂瑶聂。
杂食但有底线,扩列私聊,可骚r、啊呸……随意聊天,不高冷但话废。
还有,我他娘的是个正儿八经的女孩子。

我发现男人都他妈的挺混的,前一秒还说“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做我的小宝宝吧”后一秒把人删了。(●︿●)

我要被她笑死了怎么办啊,

下午🌅

【聂瑶】老子就是喜欢你!

聂瑶_其实

原著向聂瑶。

性^感二十,在线发文。
七夕深夜ooc

1.

其实金光瑶早在射日之征前就见过并认识他。
那时他还叫孟瑶。

虽然只有一次,但足以让一个窘迫十足的少年记住他。

那日是金子轩的生辰。孟瑶被赶出金家,那仆人今日受了气,对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没眼力见的私生子没留一点情面。

路过有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孟瑶听着路人的污言秽语,没吭声,下唇却已经咬破了,铁锈味在嘴里弥漫。

孟瑶在地上灰头土脸地趴了好一会儿,想身上的疼痛减轻了点儿再起来。
却爬不起来了,浑身疼痛又乏力,明明以前没少挨打的,为什么现在这么难受啊……
路人渐行渐远,而他们的话却像苍蝇一样在孟瑶耳边缠绕,烦人得很却打不掉。

他迷迷糊糊间听到一段对话。
“大哥!这有人!”
“什么人?”
“不清楚,但好像是被打晕过去了。”
沉稳的脚步声走近。

孟瑶感觉到自己被翻过身来,动作说不上轻柔但也没有很粗暴。
宽厚而温暖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他有点晕乎了。

孟瑶现在脸上又是淤青又是擦伤,还沾上了尘土,一张原本白白净净的小脸现在狼狈不堪。
“哟,聂宗主?您在作甚?快扔开这人吧,不干净!”

“你这人怎么平白无故地说人家不干净?”少年清脆的嗓音带着张扬,孟瑶能想象出来那人说话时的模样,他听到了折扇划破空气的声音,扇骨拍在手上,“你说是吧!大哥!?”
“你闭嘴。”
“w……”少年似乎还想狡辩,但又顿时没了声。
可孟瑶还是听出了弟弟对哥哥的骄傲。

“聂宗主,您是不知道,这人说是来找金宗主认父的,可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金大公子的生辰!来了这么个人,金夫人都气炸了!金宗主也是个怂的,直接碾碎了那什么‘信物’叫人把他打出来了。这还不要紧,要紧的是……”那人走近了点,布鞋趿拉在地上,孟瑶听着,心里没由来的害怕,对自己的身份的厌恶和来到这里的后悔,又及对金光善的怨恨。
他突然很害怕俩兄弟听到自己的事。
那人声音低了点,“这人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

闭嘴!

“那种地方?……什么地方?”

求求你别问…

“诶呀小公子你年少不知事,那种地方……”
闭嘴!你给我闭嘴!
孟瑶握紧了拳头,连带着不知何时落到自己手里的衣摆。
聂明玦低头就看到孟瑶蹙着眉手里紧紧攥住自己的衣服,小幅度的颤抖。
聂明玦自然是知道那人说的是什么地方,他对金光善这人也没什么好感,到处留种。要说着少年也是傻得可怜,直奔奔地往这跑来了。却又是无辜,身骨像个姑娘似的,被人打了出来。

他直接打断了男人即将要说的话“够了!你也知道我弟还小,跟他说这做什么?”
“……”灰溜溜地走了。

“大哥,你不是要带他回去吧?”
“……不是。但也要把他安置好。”

于是孟瑶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客栈里,旁边还有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钱带上绣着兽纹。

2.

射日之征,孟瑶直来了聂家门下。

见到了聂明玦。
聂明玦却一直不知道他。

出于各种原因,孟瑶卖力地清理战场。
终于有一天他听到聂明玦问部下清理战场的是谁,孟瑶知道他的机会要来了。

某天,孟瑶听说聂明玦会来。
确定好“偶遇”时间和地点,那些人的杂语经常有,孟瑶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夹带着一丝谢意。

其实见到聂明玦的那刻他的心一直狂跳不安,一股燥热从心脏蔓延到脸上。

聪明如孟瑶,很快的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他并不觉得羞愧,喜欢这种事谁能控制呢?大脑操控不了对方,更操控不了心。
很多年后,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人家,竟然因为一次连拥护都说不上的邂逅和一个除了兽纹外就没什么特殊的钱袋而对聂明玦暗生情愫。

后来孟瑶成了副手,说实话他对聂明玦的所做的一切都是认真的。

那段时间,他是开心的。
可权欲也在生长。

孟瑶回了金家,又到温若寒那当了卧底,他知道金光善的心理,成了就为金家添上浓彩的一笔,没成,也就是死了,也是他自己倒霉。

孟瑶的演技真的出色,这主要归功与他的狠毒,对与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人他总是能眼睛不眨地结束一条生命,他也知道自己手里沾了很多人的鲜血,温狗的,和各家族的门生。
他是有罪的,可是,不付出些什么,怎么能得到“回报”呢?

后来,聂明玦被抓了。
孟瑶以为这么久不见,他对聂明玦的感情也会随之淡化。
可见到聂明玦的那刻心脏还是在快速跳动,血液好像流动得更快了。
他相信聂明玦见到他的那一刻也一样。
眼底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要把孟瑶烧成灰烬。

孟瑶压下自己的私人情绪,面不改色,一点点地撕开聂明玦的伤口,孟瑶觉得自己比杀了一千一万个人的手还脏。

他杀了温若寒。
扶着受伤的聂明玦回去,聂明玦对自己一直没有好脸色,碰上了蓝曦臣,捅了自己一刀,也捅了聂明玦一刀。
孟瑶希望自己能在那时死掉。

后来孟瑶成了金光瑶,眉间点上了一点朱砂,白底金纹的服饰,一朵金星雪浪在胸口绽放,如同他的笑,永不凋谢……

所有的情愫都必须锁在心里,没人知道他对聂明玦的感情,也没人知道他在聂明玦爆体死亡的那晚抱头哭泣,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细白的脖颈上留下了突兀的痕迹……

金光瑶,原孟瑶,刃恨生,号敛芳,有义兄俩人,挚爱一人,聂明玦。

足矣。

(补充:哭泣掐脖是因为忘了从哪看到的,有人说在人杀死自己心爱之人时会下意识地掐住自己脖子)

【呈寸】醉酒之后

呈寸_七夕贺文

关键词:「喝醉」「和好」「下巴吻」
剧情:喝醉的陈存自爆糗事后被日。
(这是一个没醉前老子可以撑起整个地球,喝醉后一个地球仪都可以压死我要老攻抱抱的硬汉受)


1.

贺总是个高冷凶悍的男人。

同时也是个gay。

他有个男朋友,是个黑涩费寸头。

黑涩费脸白嫩透红,看起来有点乖,要是留个好看点的发型就更乖了。他
平日里没心没肺。

大佬分为两类,一类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是大佬,因为气质;二类深藏不露,看起来跟大佬完全不沾边却爆发惊人的。

而黑涩费就是第二种。

黑涩费也不算大佬,但也能打。而且打起来超凶。
很多人都害怕他。
有个不怕死还拍了一段他打架的视频用来观摩。

有人看到后怕极了。

然后就有人传出“黑涩费是这条街最能打的崽!”

对此,黑涩费十分不屑。
隔壁街的来打擂也是照打不误。

打多了就更怕了。
很多人也很好奇黑涩费这么凶对对象怎么样。
他对象不会怕他咩?

有少部分的人知道黑涩费和贺总的关系都有点好奇谁上谁下。
有人说是贺呈“大哥看起来那么凶肯定是上面的”
也有人说是黑涩费“你们懂个屁,人不可貌相懂么?大哥说不定说大嫂。”
也有人说是互攻。“各位!强强互攻更带感!”

而贺总这个当事人并不发声。

但其实他是个攻,纯纯的。
原因是黑涩费第一次就是受,然后觉得可以爽又不用动完事后还有人伺候洗澡就这么定了!

虽然攻受没矛盾但俩人是强强,都是暴脾气,特别是黑涩费,动不动就打架,打架就分手。

贺呈最怕分手了……

2.

“我*你*!!!”KTV包房里喝醉的男生抱着酒瓶子咆哮着,眼眶和脸都通红,又是鼻涕又是泪的,连他最好的朋友都看不下去,忍住没把蹭了他一身脏秽的罪魁祸首打爆,打了个电话给他前男友就很嫌弃地骂骂咧咧地走了。

男生抱着酒瓶和麦克风唱着“给老子一杯忘情水,换老子今夜不宿醉!”时听到了“贺呈”两个字,却没制止,心存侥幸,想看看他会不会来。

然后等待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人,五色灯光炫目的包房里始终只有男生一人,面前有个还剩一小块的蛋糕。

“老子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条狗*!狗*它不爱你!你还给狗*买芝士?*你*!!!”

隔音门也挡不住如此强的音浪。

贺呈一到门口就听到里边人在咆哮,高分贝的噪音差点让贺呈拿不住手上的东西,扶额沉默。

嘶吼声终于停了,半晌,贺呈确定里边人不会“唱歌”了后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炫眼的灯光和靠在沙发上哭泣的人。

乱七八糟的光照在他身上。剪着板寸的男生双手捂脸,却仍有泪水流出,面前的大理石桌上已经扔着许多纸团,各种空酒瓶在上边或站立或滚卧。

贺呈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好,坐在男生旁边。
“滚!老子有钱!我今晚就要在这睡!包你一年都没有问题!”
“w……”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打断,“滚!老子失恋了哭会也不行么?!出去!”
男生大着舌头说。

贺呈抽了几张纸巾要给他擦眼泪,却不料纸巾刚碰到男生的一块皮肤就被打开,“滚!老子不用你可怜!有对象了不起?有狗子了不起?”
虽是这么说,他却自行夺过贺呈手上的纸巾团成团擦着自己的脸。
几张纸巾被他擦了两下就抛弃了。

“我他*!他只爱狗子!不爱老子!”
“大晚上的,他跟老子做到一半外边狗子乱叫他就拔*无情了!”
“我让他买东西,他忘了,却记得给狗子带狗粮!”
……

贺呈也不辩解,听着男生对自己控诉。

“他居然还为了一条狗跟老子分手?!”
“渣男啊!!!”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那你也是男人啊……

男生叫了那么久他脑子不累,嗓子也累了。
喘息了一会儿后,他又撞撞贺呈的手,说,“哥们我跟你说,做男人千万不要基,基了也不要当挨*那个,当挨*那个也不要瞎了看上个渣攻!特别是那种弟控,不管是明的或隐的,有多严重都不行!!!你看看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

“诶哥们你有对象没?”

“……”

“问你话呢!”

“没。”

喝醉的陈存头脑发热,对什么都是懵的,对这个日日夜夜都听到的声音也没什么反应。

“那我们来419吧。”
说着还凑过去蹭蹭他的下巴。

“……嗯?”

“哥们,我们来419吧,419,你懂么?就是一y……”

“陈存。”

“嗯……嗯!”
“你知道我名字?!”

“不然呢,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嗯?”陈存眯着眼,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原本冷峻的面容现在紧紧绷着看起来就更凶狠了。
五彩的光映在他脸上没起到任何温和的作用。

“……”“贺呈?!”

“嗯。”

“你怎么在这里?!”
“我他*的出现幻觉了还是做梦了?”

陈存狠狠地拧了一把温热的人体组织。
没有任何感觉。
果然是做梦。

我*贺呈这个大猪蹄子怎么在梦里也阴魂不散?
不过在梦里他什么也不怕了,正好可以复仇。
“贺呈我*你大爷!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凭什么这么对老子!!”
“你跟老子分手是不是看不起老子?”

“我……”

“你给我闭嘴!狡辩!你在狡辩!你就是看不起我!你跟他们一样看不起我!”

“我看不起你什么啊?”

“你他*的看不起我上初中了还用儿童牙膏!我*!那群同学看到我的牙膏和牙刷时都笑我!都他*的笑话我!”

“……呵,呵呵,呵呵呵……”

“你笑个猪蹄子!你就是看不起我!苍天!”

“这个不好笑,你还有什么值得我看不起的?”

“你看不起我穿海绵宝宝内裤!”

“呵……”这个贺呈真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你妹!”

“我没笑。”

“屁咧!你敢说当时我拿出来的时候你没笑?没笑我跟你姓!你个猪蹄子!渣男!”

“……得得得,我是渣男,你别叫了。”
“我不!我偏叫!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渣男!”

然而一分钟后,说好要叫给全世界听贺呈是渣男的陈存,此时靠在贺呈身边睡得正香,还打起了小鼾。
贺呈无法,扛起陈存拿起他带来的方盒子就走。

陈存十分不雅地睡在后驾驶座上,身上贺呈给他盖的毯子被自己扔到一边,没几分钟后要嘟嚷着冷。

贺呈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抽空给他盖上又被挣开。
陈存再次说冷时贺呈决定给他个教训。
教训的结果就是——陈存被冷醒。

脑袋昏沉又痛,艰难地睁开眼就看到驾驶座,再往上看是半个脑袋。

这个熟悉的后脑勺——“哥们你谁啊?你要把我卖去哪?”

“我要把你带回家当我的x*奴!”

车窗开着,冷风灌进车厢,把陈存吹清醒了不少。
“*你*!贺呈你有什么脸来找我?”

“你不担心我是个梦了?怎么不再捏一次?这次自己拧自己,别摸到肉就拧。”

“……”

车在地下停车场的长方形停车位停下,贺呈打开车门,把软瘫瘫的陈存提出来,陈存一出车门就站军姿,一副“莫挨老子,老子能行”的硬气样。

……

电梯抵达楼层,光滑的门缓缓打开,一个满面黑线的男人扛着一个捂着嘴快要吐出来的人快速进了某间屋里,直奔洗手间。

“呕——”陈存全身瘫软无力,坐在马桶面前呕吐。

他没吃什么,现在只能吐出一些淡黄的液体。

完事后胃里一阵痉挛,“我要死了。”

贺呈拿着几片药和一杯水进来让他喝了。

……

贺呈看着这个毫无羞耻心横卧在他床上的秃子。

“……”

偏偏秃子还傻笑着拍拍自己身边的床位,“贺哥哥,快来睡觉呀!”
满面酡红——酒还没醒玩呢。

“你睡过去旁边一点。”

“嗯????”
陈存一脸纯真不解的模样,让贺呈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大床让给他自己拿着枕头和毯子滚去沙发了。
公寓设计时完全没有想到有别的人来,只有一间卧室。

沙发很大,容下一个一米九的男人还是绰绰有余,就是有点短,贺呈弯曲着脚睡了。

入睡没多久却觉得胸口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贺呈动不了,因为家里防盗系统而心大的他以为是睡眠瘫痪。俗称也是鬼压床。

然鹅这个“鬼”有点色,居然对自己上下其手,下巴湿湿的,好像有什么湿热柔软的东西在亲或舔自己,贺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条狗子,下意识地喊出狗狗的名字。

下一秒却被一声清脆的巴掌打醒。
“艹。”

昏黄的灯光给跨坐在他身上的人镀上了一层温软的边,男生脸上不止有灯光,还有源源不断的泪水。

男生紧紧咬着唇,豆大的泪滴不断地从眼眶溢出,蜿蜒的泪痕几乎爬满了整张脸。
“你……”一开口就是沙哑的嗓音,又带着哭腔,即使他是个能单挑五个纹身男的小恶霸,也让贺呈没由来的心疼。

贺呈扶着他的腰,缓慢的起身。

从桌子上抽了纸巾来为陈存擦拭脸庞,一边擦一边哄,“乖乖,怎么哭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嘛?”

陈存扭动着身体不让他抱,“你混蛋。”

“是是是,我混蛋,我混蛋,别哭了宝贝。”

“我不!我就哭!有本事你打我?”

“不打不打,你哭了我心疼。”

“那、那你还跟我分手!”说出这句话后陈存逐渐止住的泪水又爆发了。

“没分没分!开个玩笑!”

“艹你*!这种事也拿来开玩笑!我他*的要走了也不拦我!”陈存捶打着贺呈的胸膛,却没用上什么力。

“我的错我的错。”
陈存在贺呈怀里呜呜咽咽了好一会,哭泣成了抽泣,在然后成了打哭嗝,最后停了。

贺呈看他闭着眼呼吸均匀的模样,以为他睡了,把抱他回床。
房间里的台灯调到适好的亮度。
被子盖上,转身就想走。衣角却被拽住。

“你不要我了吗?”哭腔依在,陈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让贺呈心软,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栽在他手里了。

“没有不要,我要去拿毛巾帮你擦脸顺便换件衣服。”
“哦。”“那你快点。”

贺呈换好衣服后出来就看到陈存像只蚕蛹一样卷在床上。

“你出来了,快睡觉。”

贺呈刚钻进被窝里陈存就像只八爪鱼一样抱上来。

贺呈一瞬间全身僵硬——陈存一丝不挂。

全身脱光光。偏偏还蹭了几下,“贺呈。”

“嗯。”

“今晚不做了么?”

“不了。”

“哦。”
陈存几乎是一秒就从八爪鱼变成一只蜗牛。

背对着贺呈蜷成一团,闷闷地说,“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了。你对我的肉体和灵魂都失去兴趣了。你的爱都是骗人的。”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做。”

“我怕你痛。”

“你开玩笑!我不怕痛!”陈存又成了八爪鱼。

“……”
贺呈还在犹豫,陈存就自先搂着贺呈的脖颈凑了上去。

“贺呈……”
柔软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欲望。

“给我。”“我要。”

陈存的后背一下子接触到了床单。
贺呈双手撑在陈存的头两边。陈存还搂着贺呈,凑到他耳边喘息一声。

微博全文:醉酒之后by落二十

百度云链接:
百度云(全文)密码:2210

单独链接:
单独破车





一夜旖旎。

翌日。

陈存醒来。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不久后门开了,贺呈穿着黑T恤衫灰色家居裤出来。
看到陈存在床上有点懵的样子,笑了,走过去亲亲脸。陈存无力地用手推开他,发现自己身上脖子到小腹的皮肤之外,手上也被吸出红痕,指尖还有一圈淡淡的咬痕。

陈存对昨晚好友走后的记忆一无所知。
直觉贺呈是趁他喝醉了带回家欲行不轨。而醉酒后的自己毫无抵抗力,他应该不干净了,贺呈已经对他行不轨了!

想到这陈存就心痛,更多的是对贺呈鄙夷和不屑——一个趁少男毫无抵抗力后为所欲为的男人不是好东西——尽管自己已经不是少男了。

他现在简直想跳起来跟贺呈大战三百回合,可是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居然让他下不来床。日他!

贺呈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单膝下跪握着他的手,深情款款“宝贝,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冲你发火,更不该同意分手,更更不该在你要收拾行李时在门口冷眼旁观,原谅我,我知道错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后悔!可是我一直没脸去见你!直到莫关山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用飞的速度赶到了包房,发现你谁了,看到你睡着的样子,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我知道,我是个大猪蹄子!可是我都是为了你!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直茶不思饭不想!你不知道我过得有多苦!你就这么一走了之!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不对,你能原谅我吗?再也没有下次了!”

陈存被他的胡言乱语、呸!真情实感的告白感动了,原来这段时间贺呈也这么难过,虽然他是挺趁火打劫的,但也是也是因为爱我,原谅他吧。

贺呈在心里擦了把汗。

把错误揽在自己身上并无意间透露自己的颓废果然有效,虽然小朋友不说但是他心里是很软的。

于是,一场醉酒风波过了后,夫夫俩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小剧场。

目睹陈存第一次醉酒的贺呈:懵逼
第二次:震惊
第三次:你是不是喝断片了,并徐徐帮他回忆了一夜。收获他的是陈存的暴击和“操你妈你全家都断片儿了老子才不是这样的!”
第四次:我错了

其实五年下来他们的分手都分了500次,就是说,他们一年就分了100次。而且每次都很凶。

第一次的小弟们:其实我觉得他们挺配的,你们谁去劝劝啊,好担心啊……
第二次:又来了,这次是不是动真格了,好凶啊。
第三次:……这次……
第四次:我觉得他们应该两天就好了
第五次: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来猜猜他们什么时候复合!
……
第n次:新来的,不用怕,这是日常、日常,爱情的调味剂呢!
新来的:大佬们的日常就是不一样。

而俩人的分手复合就三分之一是因为他们陈存喝酒,其实陈存酒量不行,两瓶白的或五瓶啤的就让他懵了。但贺呈还是宁愿自己去跪鸡蛋认错,不管怎么样就喝多了还是很不好。
而且他喝多了还喜欢找人419以及爆自己的糗事。虽然每次的对象都“刚好”是自己。
贺呈绝对不会告诉陈存他已经知道了陈存以前的各种糗事。

绝对!

PS

其实原本是「蛋糕」「喝醉」「下巴吻」的,但写着写着就忘了。昨晚晚上写完的,懒得圆了,就去再看一眼看见「和好」就拿它跟「蛋糕」互换了。

【聂瑶】大哥求放过

一个小(沙雕)脑洞。

他,是学生会会长,刚正不阿,嫉恶如仇!
他,是语文课代表,巧舌如簧,妙语连珠!
一个,是对校园势力十分厌恶的傻大个!
一个,是与校内外小混混结交的小矮子!
他对学生会会长的位置觊觎已久!
相遇的第一天,他一副可怜巴巴的小天使模样!
傻大个认为他是个遭受校园暴力的私生矮子!
却不知,这个看似可怜却内心戏极多的小白脸才是校园的隐藏大佬!
“*你妈!聂明玦,你以为老子真的怕你么?”
面具撕下后,是他真实的面容咩?

请期待,《校园秘史:大哥求放过》

我会写的……
吧?

想看娇滴滴的哭包受,热爱对攻撒娇,不顺心就哭。但如果攻很生气了他就咬着嘴含着泪要哭不哭的说“我错了”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ooc文也能有几百热度,轻度的也不说什么了,重度的就很怪。感觉是披着同人的皮子写自己的幻想玛丽苏文。🙄🙄
人物感觉完全没有,就是单方面的情绪。
书外异界au也要写出人物的感觉来吧,遮上关键词感觉是原耽。

(没有引战的意思,但我这个没几个粉的文也没人看的)

我讨厌这个女人

自己做了几张表情包,涂得丑。1——5是追凌,6——8是聂瑶,最后是自己作死。